站内搜索
 
血浓于水的亲情“结亲周”活动
来源:未知  作者:三师四十九团  添加时间:2018-05-25 13:10 点击量: 录入:三师四十九团

“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”,我时刻谨记着这句至理名言,我也时刻用这句化影响着身边的亲戚、朋友。去年“结亲周”余温尚存,今年的“结亲周”又拉开帷幕,和亲戚是越走越亲,感情越来越近,“四同、四送”变成了各民族亲戚之间的交流的桥梁,我也感受到了来自少数民族之间的那份真挚的,纯真的感情。

我的结亲对象是三户维吾尔族,都居住在地处偏远的戈壁滩里,长年累月靠打工生活,不是团里的正式职工。我记得最熟悉的还是居住在二连帕提曼·艾力,女,离异的女性带着5个孩子的母亲,在我的脑海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记,想要轻轻的抹去,每当我想说起,自己的心口异常的疼痛。“民族团结一家亲”活动这件事不断的激发我向前,再向前,克服困难,催我奋进,为他们送去温暖,送去节日的祝福,送去党的惠民政策,幸福都是勤劳的双手干出来的,路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。

    第一次打电话向帕提曼·艾力,她的国语不太流利,只能简单的说几句维语苍老的“马可,马可”译“好的,好的”又听见清脆的声音,我才知道是她侄女帮助她回复。我和冯志龙老同志带着大米,面粉,清油,只能表达自己的一份心意,对于她们只有这些东西最实惠。我们骑摩托车匆匆赶到帕提曼·艾力家,期待着能够认识她,并且在最需要我们的地方,给予最温暖的帮助,我们在她的家门口等了好久。过了许久,从二连东西大渠旁边走过来一位中年妇女,行动缓慢的挪动朝这边过来了,我这才知道是帕提曼·艾力。帕提曼·艾力见到我们有些不好意思,非常抱歉,寒暄一阵子,她请我们到家里去。我们刚走进院落大门,一股羊粪味,扑面而来,我干咳了几声,羊圈就在大门口旁边,我大概数了一下,有30几只羊,羊儿见到我们,都咩咩叫起来,向我们跑来,可能以为我们来是给它们带草料的哩,冯叔没有在乎这些,大踏步的和我一起进入庭院。院落打扫的干干净净,冷冷清清,少了点人气,可能她很少与连队的人交流,她家的庭院没有特别之处,桑树结满了桑果。我趁着他们都在棚子底下聊天,顺手摘了几颗桑果,庭院葡萄树爬上了葡萄架子上,微风吹过葡萄叶子微微的颤抖起来,葡萄架子底下倒映阳光的影子,美丽而不显华贵,让我们都感受到了少数民族大自然院落,扫除了最近以来的工作带来的压力,和生活中带来焦虑。我的眼睛随着我的脚步向前移动,看到了是土块的房屋,歪歪斜斜的竖在那里,木棒子支撑着墙壁,此情此情深深的刺痛了我的心灵,至今记忆犹新。

我们现在大部分人已经居住在小城镇化建设的楼房里,温暖舒适的房间,明亮干净整齐的厨房,天然气灶做饭,没有异味,更有家庭的美观,家庭温馨,住在里面多少会心情舒畅。帕提曼.艾力见到我们的到来,仿佛碰到了救星,有些惬意,动作表现的不自然,询问她时,连队里是否分给她平房住,她絮絮叨叨说,自己年轻的时候没有挣上钱,住不起平房,说着说着,哭了起来,哭的好伤心。我没有继续问这些,岔开了话题,说了别的一些事情。

当我们了解到她家的实际状况,一位43岁的老妇人,拉扯着5个孩子长大,聊着聊着,她哭的很悲伤,也很绝望,双眼噙着眼泪,双手不断的擦拭的红彤彤双眼,这场景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,更有点尴尬,有点不知所措。每当夜晚的时候,房间里没有电,只好将就着过日子。房屋是上世纪80年代的土块房子,墙壁倾斜着,一般人晚上住进去,还真有点瘆得慌。只好聊了接电话的人,她说是她侄女,她侄女国语说的很好,上过学,平时常常过来照顾她和她的孩子们,给她多少有点心理安慰。我们没有在探讨这个问题,我不想再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又有些后悔。她结了两次婚,前任丈夫摩托车事故去世,留下了一个襁褓中的男婴,需要她精心抚养,多年以后,她与另一位来自巴楚县男子结婚,留下了4个孩子,当第4个男孩出生没多久,第二任丈夫承受不了家庭的重担离家出走,已经四年多联系不上了。我拿起小册子记录下了这些点点滴滴的小事,生活多么艰辛,人还是要继续活着……

她家的后院,有几棵果树,我在她家的果园里,摘了一些桑果吃了一点,甜蜜蜜的也就多吃了一点,但是刚才的情景使我心情全无。我给我的父亲打电话了解到她的家庭,她是原来畜牧公司的老牧工的子女,当年他的父亲是畜牧公司的牧工,那时候她还是年轻的妙龄少女,我不由的皱起眉头,现在看来只是苍老的老妇人,经过岁月的打磨,内心憔悴,失去了美丽的容颜。

我父亲意犹未尽的说着这些小事,她的家庭见证那个年代每一位家庭苦辣心酸,也代表一个时代的变迁,一个时代的沧海巨变。我父亲意味深长的告诫我你需要深深扎根在这片热土,这儿需要我,你要有奉献精神,这儿也是你情感的归宿。我似懂非懂的明白了什么,我没有马上答应,似乎又想起了什么,人生路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。

帕提曼·艾力的弟弟知道我们来了,向我们挥手走来,向我们握手问好,大伙心情都不是很好,她的弟弟倒是挺热情,没有太多的话,只是邀请我们到家里坐坐,家里炕上铺好了坐垫,慌忙又从冰箱里拿出了几罐红牛饮料,几瓶绿茶,花生,甜点心之类,招待最珍贵的客人。“听说你们要来,家里也没有准备什么像样子的东西款待你们,上午我们都在地里干活,没有立刻准备什么”他说道。我们都没有打开饮料一饮而尽,饮料就那么放在桌子上,我没有客气,吃了点点心,表示亲戚朋友的意思。她的弟弟和冯叔聊的很开怀,我没有插嘴,由于年龄的原因,我没有说太多的话。中午时分,不由分说,帕提曼·艾力的弟弟非要让我们吃上一顿饭,我们一再推辞,担心麻烦人家。帕提曼·艾力快步跑过来说和好面了,最好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吃家常便饭,看到她这样对待我们,在推辞就伤了感情。再看看她们的家庭情况,我心理五味杂陈,欲言又止。我没有向冯叔那样沉默着坐着,而我躺在铺垫子上,有点困意,不知过了多久,我仿佛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,那时我还小,我家住在土块房子里,后来住砖块房子,我在无忧无虑的快乐的玩耍,周围的一切回到了原来的本来面目,一切都没有太多的变化,一草一木,一山一水,熟悉的人,风景都没有变化,他们是那么的可亲可爱。冯叔声音打断了我的梦境,我有些不耐烦,想要抱怨,被憋回去了,毕竟冯叔叫我起来也是对的,帕提曼·艾力的弟弟过来邀请我们到他的姐姐的那儿一起吃饭,后来我们得知,因为我们的到来帕提曼·艾力的弟弟亲自去团部买了一点羊肉,洋葱,辣椒,掺在一起,炒了一锅,盛情款待我们,锅里羊肉的清香,刺激着我的味蕾,我欲罢不能,肚子不争气咕咕的叫,我们说要学会做拉面,帕提曼·艾力似乎有些介意,没有马上同意,会有机会教你们学做拉面,我略微点点头。一碗拉面上桌,我没有客气,吃着吃着我的眼泪也出来了,我没有让身边的人看见,生活本来就很艰辛,我们又何尝没有感受到呢!幸福是什么,就是和亲戚们一起吃饭,一起拥有充满希望的明天,一起日出日落的劳作。

吃完中午饭,我嚷嚷着要去和她一起干活,冯叔有点不乐意,还是被我拉着一起去棉花地。我们和帕提曼·艾力在棉地里干活,帕提曼·艾力见我们这么能干,“不错,不错,你们很能干,真是好样的。”由于冯叔腿疼,就没有过多的干体力活,而我身强力壮,多干点地里的活儿不算什么,就当锻炼身体了,我小时候也是这样干活的,你进的了办公室,下的了地头,真了不起,帕提曼·艾力说着不太流利的国语夸赞道,这让我多少接地气!“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着泪水?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……”

傍晚时分,我们都拖着疲惫的身体,一屁股坐在棉地埂子上,腰酸背痛的,没有了来时的精气神。她弟弟见我们这么卖力帮他们干活,看着羊圈的肥硕的漂亮的“土羊”公羊羔子,这只给你们留着,下次你们来了,我们刚好过节,你们一定要带上你们的家人一起来做客。我们兴高采烈的还是答应了。帕提曼.艾力要留我们吃晚饭,我们没有答应,我们只是拿着他户口本,身份证,匆匆的骑着摩托车离开了。晚上的时候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回忆起白天的点点滴滴的事情,起床,打开电脑为帕提曼·艾力写了一封救助信,希望更多的人帮助她们。

第二天,我没有带着昨天的心情工作,我把她的户口本,身份证复印好与申请救助信一起订好,准备交给二连的书记。我们只能尽微薄之力帮助她,让她不再绝望中度日,生活要充满着希望,充满着阳光着的,幸福的生活是用双手奋斗出来的,要自立自强的生活过日子。

 

后来与她见面,我与二连的亲戚情真意切,感情更加浓厚了,谈论的事情更多了。“民族团结一家亲”活动我们彼此相互帮助,相互信任,相互尊重,相互包容,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。(钱宁宁)

 
站点地图 | 关于本站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Copyright © 2007-2018 49t.xjbtnss.gov.cn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
公网安备 66030002000101号

新ICP备17002001号

网站标识码:BT03000008

主办单位: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三师四十九团办公室